English    
首页

关怀西部 -> 人物和故事 -> 周建明专栏
再进黄羊川 ——写在温世仁先生去世5周年之际

  自从2005年第一次走进黄羊川以来,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去甘肃了。10月8日,与单位的同仁去民勤考察荒漠化和石羊河流域的治理,回程时又一次在黄羊川停留,观看介绍温世仁先生和千乡万才事业的短片,参观近年来千乡万才的同仁们在组织西部故事和帮助会员学校参加世界中学生网络大赛的展板,以及开张不久的动漫中心。这已是第四次去黄羊川了,依旧还是那样感动。今年第十期《大西洋月刊》上James Fallows 所写的How The West Was Wired一文中,把温世仁、林光信在黄羊川所开始的千乡万才的事业,认为是两个理想主义的台湾商人,进入最农村的中国,想把15世纪的现状带入21世纪的故事。作者用15世纪来比喻西部农村的落后显然夸张,但显然温先生和林先生那种对西部的关怀令作者感动,那种大胆的构想令人钦佩。很显然,虽然温先生离我们而去已有五年,但千乡万才的事业还在进行,这个故事已经成为包括海峡两岸的整个中国的佳话,也因代表着人类善的理念而漂洋过海。

以前的黄羊川镇

现在的黄羊川镇

  离开黄羊川,默默一算,从温先生2000年提出“西部开发十年有成”的宏远,已经过去了八年。千乡万才事业因温先生的早逝,发展也受到影响。温先生的家人和千乡万才的同仁在探索企业发展道路的同时,也努力把网络作为平台为会员学校与外部乃至整个世界的连接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已经搜集的13000多个西部故事和这几年组织会员学校参加世界中学生网络大赛的傲人成绩,体现了这种努力。但是,更令人关心的是,温先生所提出的西部开发,十年有成的愿望究竟怎样了?

  这几年来,我在青海、甘肃、四川、贵州的多次访问,有一点可以告慰温世仁先生的,那就是西部开发确实已初步有成。当年温先生说过,“我们像一群孤独的战士,背负着不可能的任务,行走在西部的草原和黄沙之中。我们前进的动力来自于对苦难同胞无法忍受的关怀和一种不灭的信念,深信在我们背后有一股无以伦比的力量正在蓄势待发,它的名字叫中国。”这八年来,可以看到西部的中国已经不只是蓄势待发,而是已迈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当年对于温先生来说西部同胞无法忍受的苦难已有极大的改善。西部的发展以比我们想像得要快。我愿意把自己在西部的观察提供与大家分享。

  首先,随着农业税费的取消,和国家实行种粮补贴、良种补贴、农机补贴、科技支持以及一系列惠农政策,农业有了进一步发展,农民的收入有了很大的提高。我所走访的民勤去年农民的人均收入达到3800元,已接近全国平均4100元的水平。以左宗棠的“陇中苦,甲天下”闻名,深受干旱之苦的定西,去年农民收入也达到1863元,基本摆脱了贫困。所走访的靖远县,与宁夏的西海固毗邻,年降雨量仅为100多毫米,已有连续五年大旱,农民的平均收入也超过1900元。

黄羊川职业中学旧宿舍

黄羊川职业中学新宿舍

  按照我国的绝对贫困标准为人年收入683元以下,相对贫困标准为人年收入958元以下的标准,到2006年底,全国农村绝对和低收入贫困人口总数是5700万,其中绝对贫困人口为2148万。低收入人口也从2000年的6213万减少到2006年的3550万,低收入人口占农村人口比例从6.7%下降到3.7%。在青海的民和、乐都、湟中县,我专门考察了目前国家实行的“整村推进”的扶贫模式。那是以村为瞄准单位进行整体扶贫的模式。简单的说,就是政府提供户均4500元的扶贫款项,其中1000元集中用于村的基础设施,多用于解决饮水困难和道路建设,3500元由农民自己选择脱贫的生产项目,有购买羊、奶牛和猪苗进行养殖的,也有建大棚种植蔬菜的,个别开店的也可用此款项作为本钱。在青海乐都县甘家沟村,看到那里原来农民靠卖血换取收入糊口,现通过整村推进的扶贫,主要是养羊和大棚种植辣椒,人均收入从2003年的665元提高到2006年的1100元。从青海几个县的经验来看,整村推进的扶贫方式大约可使80%的农户达到脱贫的目标。

  到西部,不能不谈到教育与学校,这也是与千乡万才事业关系最为密切的部分。2006年可以说是一个转折年,它的标志是“人民教育人民办”,转变为“人民教育国家办”,国家对农村义务教育承担起提供公共服务的责任,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不仅教师的工资由财政直接拨付,而且学校有了生均的办公经费,像西大滩中学那样只有一个篮球的尴尬状态已不再存在。这次去靖远,了解到小学的年生均经费为156元,学校可以保证运转了,虽然还不宽裕。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已全部免除学杂费、书本费,政府还对住校生提供住宿补助和午餐补助,因贫而上不起学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另外,国家提供的农村学校的远程教育设备已基本到位:小学提供一个电视机和卫星接收器,一台电脑和一个刻录机和DVD播放器,让老师可以从中央教育台的节目中观看和录制示范课程,用于自己的教学。而初中则在上述设备的基础上,还提供PPT的播放设备及每个学校配备30台电脑。这样不仅学习电脑有了硬件设备,而且学校可以使用电化教室,用电子课件来进行教学。我在走访的过程中看到一些做得非常好的课件,比如“遗传和变异”、“双曲线及其运用”、“英语的时态”等,相信学生通过这些课件能够更直观和形象地学到这些不太容易理解的知识。对困难家庭学生的资助仍然需要,这方面千乡万才作为一个关怀西部的网络平台仍然发挥着作用,同时,帮困助学已经在社会上广泛展开,一些知名企业、各级工会和一些政府单位都参与其中,国内和海外的各种非政府组织也非常活跃,像“格桑花”、“多背一公斤”、台湾慈济基金会、燃灯基金会、圣诺亚等多个非政府组织和由志愿者组成的助学组织也活跃在西部。一个总的印象是,西部教育正在走上正规,以电视和网络为手段的教育方式也正在普及化。虽然西部的义务教育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有各种原因造成的少数民族地区的入学率仍较低;教学设施的维修仍缺经费;义务教育在初中阶段仍存在学生流失情况,即入学率高,初中毕业率较低;教师待遇还没有能完全解决,在甘肃存在公办教师、县聘教师(大专和师专毕业)、校聘教师三种情况,小学公办教师最低工资在1000以上,教龄长和学历高的能到2000以上,而像靖远的县聘教师仅为600元,校聘教师只有300元,但是,他们的工作量是一样的;教育资源过度向城市和县城集中,农村学校的师资力量较为薄弱。我国普及9年义务教育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主要是西部拖了后腿,其中甘肃占了很大比重。但是,与前几年相比,西部教育的发展很快,其原因主要是政府承担起了责任,其次是社会对西部教育的关心和资助更为普遍。

  西部地区农民的医疗条件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2006年开始,就可以看到的西大滩和黄羊川乡卫生院的重建。按照国家发展的十一五规划,乡镇卫生机构的重建将基本完成。卫生院医务人员的工资从国家只负责50%到全部拨付,这样卫生院就从必须赚钱变为真正的公共服务型医疗机构,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缓解。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已经基本普及。农民的大病医疗费一部分由合作医疗负担,大大减少了农民因病返贫的可能。

  西部农村的社会保障也在推进。在访问的几个地方,农村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都已经建立。靖远县的最低生活保障分为三等,一等的每月57元,二等的40元,三等的30元,低保的覆盖率大体上为5%,基本可以覆盖生活最困难的群体。农村的“五保户”每月由民政部门提供117元,基本保障了他们的生活。只是农民的养老保障在西部还缺乏制度性的安排。

  自从国家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的目标,新农村建设的各种试点都已展开。按照国家的十一五规划,农村到行政村的道路硬化要基本完成,农民的出行也将更为便利。

黄羊川镇旧街道

黄羊川镇的网吧

  温先生提倡的网络作为一项基础设施已经在西部普及,而利用网络来推动农业和农产品销售已逐渐为农民所习惯。在利用信息和网络来支持农业发展方面宁夏已走在前面。宁夏所建立的“农业科技110服务网络”,形成区、市县、乡镇三级,上下连通、横向协调的农业科技服务模式,依托科研院校技术力量和涉农企业市场领先地位,为农民服务。目前,它的范围已从单一的种植业扩大到种植、养殖、畜牧、林业、蔬菜、土肥、饲料加工、畜禽疾病防治等多种生产领域;服务手段从单一的电话咨询扩大到手机短信、电话求助、视频解答、现场技术服务、农资销售、农产品销售、智能专家系统服务;服务阶段从单一的产中服务扩大到产前、产中、产后全程化服务。科技部确定宁夏等12个省区为首批“星火科技12396”信息服务试点省份。如今,农民通过拨打当地12396热线电话,就可得到及时的科技服务、科技资讯,并可查询实用技术和市场行情等。目前,宁夏全区75%的行政村通过光纤和无线宽带方式实现了宽带上网,25%的行政村采取“450M数字无线接入系统+新一代卫星天线接受系统”方式实现上网,使宁夏在全国率先实现农村网络全覆盖。网络开始成为支持农业发展的重要手段。
这次走访定西,农业部9月刚刚在那里开过全国土豆大会,定西成为全国土豆集散中心,定西的土豆收购价也成为全国土豆价格的基价,而网络把定西和全国联系起来,每天早上定西土豆市场把当日土豆价格传给农业部,由农业部向全国发布,作为全国市场的参考价格。

  在定西的巉口镇康家庄新农村示范点,偏远山区和干旱地区的农民把原有耕地退耕还林,搬迁到里定西城区所在地较近的安定区居住,主要收入从农业转变为打工和兼营农业。当年千乡万才所推动的“西才东用”,现在也已变成政府的一项工作,政府成为推动劳务输出的重要组织者。

  综合农村的这些变化,除了以校领乡外,温先生所设想的电子商务、改善农牧、网络城乡、促进聚居的构想都已在西部地区不同程度地实现,并在更大范围推广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西部开发已有所成,虽然要彻底摆脱贫困,迈向小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温先生如果在天有灵,他那对西部民众苦难生活那种关怀一定可以得到告慰。

爱心团体走访

爱心人士与受助生

  在西部行走,可以感觉得到中国持续发展的有力脉动,可以看到西部未来的希望。不管是在黄河之畔,还是沙漠边缘,不管是在干旱的山区,还是在阳光温室的种植大棚里,握着农民长满老茧的手,你都能看出他们脸上写着对政策的满意和对未来的希望。

  在我对西部农村的发展和农民生活改善深感欣慰的同时,也不时回过头来,关注着千乡万才同仁们在进行着的工作,关心着在这个迅速变化的时空环境中千乡万才的未来。

  我是因被千乡万才事业所感动,从对网络在西部开发中寄托的无限希望而走进黄羊川的。但是,这些年在西部的行走,亲眼看到、体验到西部的发展与变化,感到西部开发能有所成的最根本因素还不是网络,而是两样更根本的东西:一是秉持科学发展观的政府所推行的政策,走到那里都能听到农民讲现在的政策好;二是艰苦奋斗的西部人民。在定西,那里的“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的精神正是使这个干旱贫瘠的地区脱贫的底蕴,如同我在古浪的八步沙所看到的当代愚公六老汉治沙的故事,在靖远高湾乡三百户村看到农民在铺满石片的“沙地”里几年绝收仍继续播种一样,西部人民是以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在自然条件十分严酷的条件下的不懈奋斗,才能有面貌的不断改变。只有在这两个因素基础上,网络才能作为一种帮助发展的助推器,成为促进发展的有力工具。“千乡万才”也只有在这个背景下才能寻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

黄羊川镇的村民们在职中老师的指导下学习计算机

黄羊川国际会议中心的跑马场

  作为一家企业,我想不能苛求千乡万才对西部发展做出多大贡献。毕竟,企业只有能在市场上生存,才能有余力做更多非盈利的事。要找到一条能结合企业的发展与促进西部发展两全其美的路径并不容易。在这个意义上,千乡万才也需要不断地评估形势与环境,调整自己的策略。对此,作为局外人,我只能尊重千乡万才的选择。但在对西部的行走过程中,我想如有可能,建议千乡万才在已有工作的基础上有两个方面的工作不妨可以尝试:

温世仁先生生前与家人在即将竣工的国际会议中心

1、在会员学校中对电子课件也进行定期的交流和比赛,促使和鼓励会员学校进一步使用和制作电子课件,并通过这项活动使课件得到交流,好的课件得到推广。这对于提高老师们使用电化教育手段的能力,帮助学生的学习都有积极意义。

2、走访一下宁夏,看看千乡万才的CISS跨网通是否能在农村网络化进程中找到切入点,为农民利用网络发展经济提供技术支撑,也为千乡万才的发展找到新的生长点。毕竟,中国农村的网络化过程还只刚刚开始,这里有一片网络城乡的希望田野值得去开垦。

  愿温先生的精神能得到进一步发扬光大,愿千乡万才的同仁们能开辟出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每次访问西部回来,总怀着一种崇敬的心情祝福西部发展得更好,祝福生活在那里的父老乡亲。在这片积淀着几千年中华文明的高山黄土中,深深扎根着我们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坚毅的品格,在这里各族人民融合成一个大家庭。

  每一次告别黄羊川,我总觉得对西部有了深一层的理解,我也觉得西部在我的生命中已经成为不可缺少的部分。让我们为西部的发展共同努力吧!

关怀西部 -> 人物和故事 -> 周建明专栏
    
    千乡万才
千乡万才科技(中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津ICP备 0500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