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放的人民、壮丽的景色、悠久的历史、美丽传说
         
网站首页| 千乡万才计划| 新闻中心| 在线视频
频道首页   民风民俗   地方特产   田园旅游   招商引资
历史文化
·平湖历史
本地民俗
·自然概貌
传统节日
·平湖西瓜灯
   
看 今 朝
·资料暂缺...
   

平湖历史
  "金平湖"的来历,有多种说法。相传在康熙年间,平湖出了个高翰林,他告老还乡后,康熙皇帝特派一个使者专程到平湖拜访。时值油菜花盛开,百里平川,一片金色,使者惊奇万分,脱口而出:"春风得意平湖美,花团锦簇尽黄金"。他回京复命时,把平湖的悠久历史、人勤物博和那两句诗等写进了奏章,康熙皇帝阅后,慨然长叹:"美哉!金平湖"。"金平湖"在沪浙民间早有传闻,一经康熙皇帝金口,就更名扬四海了。

平湖钹子书渊源

  在平湖、松江一带城乡,流行着一种通俗易懂,雅俗共赏的民间地方曲艺,名谓"说因果',因艺人在演唱时,左手执一钹子,右手持一竹签敲击,作伴奏乐器,故在解放后必称"钹子书"。"说因果"的开山祖师名范昶。抗日战争以前,在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城隍庙内的偏殿上,有地尊头戴方巾、身穿海青,一手执钹子,一手握折扇,这便是他的偶像。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为祖师范昶的生日,平湖、松江地区的说因果艺人都要到此聚会祭祀。究其原故,确有平历,这里还涉及到松江名宦董其昌强占民女,被子民抄董宦的一段传说。
  据平湖市新埭镇老人王振新提供,他以前听本镇耆老周茂琦讲,说因果的平历是起源于明朝万历年间,松江董其昌未入仕途前,曾在平湖城西门冯大参家坐馆当过塾师,交有不少文友,其中,与新埭泖口陆兆芳最称莫逆。董其昌六十寿诞,陆兆芳务了厚礼差遣使女绿英押送到松江。董老而好色,见绿英颇有姿色,用暴力玷污后,复藏娇于白龙潭"护珠阁"。绿英乘隙逃回泖口,董贼唆使其子祖权带领家奴一百多人,夜袭泖口陆家庄,捣毁陆家门庭,劫走绿英,并掳掠财物,当即引起共忿,致有曲本《黑白传》流传于市,因陆秀才肤色较黑,董其昌别号思白,故有"白公子夜袭陆家庄,黑秀才怒斥龙门里"的书目,借此影射,绘声绘色地斥责董贼父子仗势欺人的前因后果。董闻讯后顿然恼羞成怒,要官府严究,奈曲本编者可指,便派奴仆到街坊密查。秉性刚产,仗义执言的范昶得知后,并未屈服,他不愿累及别人,心想,你们官官相护,胡作非为,难道貌岸然在阴曹地府也能任你横行?拼着一死,也决不让你逍遥法外。于是,范昶便到松江城隍庙告阴状,因他平素不善管弦,向庙祝借得一史钹子,边敲击边控诉。众香客听后无不义愤填膺,都说天理难容,来日必遭因果报应。董贼心腹骤至,把范昶逼得愤郁致死。83岁的范母冯氏听到儿子惨死的噩耗后,由范妻龚氏陪同赶到松江龙门里董府讨回公道,董子祖权非但不认姨母(祖权之母与范妻本是同胞姐妹),竟命家奴扯破衣裤当众羞辱,致范母当场暴亡,范妻亦含冤自缢,自此民愤益甚,诉诸公庭,庇护偏袒,案悬不断。众见无济于事,三县(平湖、松江、奉贤)百姓三万余人相率到龙门里,共称报仇。董宦见万民汹汹,知中不济,纠集家奴和打手200多人守卫宅第,有上门论理者,用粪尿从屋上泼出,并飞掷瓦片,致人情愈忿,一举将龙门里和白龙潭的董宦宅第和别墅共200余间画栋雕梁、朱栏曲槛,尽付一炬,凡衙宇寺院、楼堂馆所董其昌所题匾额,毁击殆尽。事后,官府责成地方缉捕"说因果"的元凶,奈所到之处都有人在敲钹子,说因果,弄不清谁是主犯,而且听了《黑白传》后还十分同情哩!只得不了了之。
  从此,"说因果"就成为平湖、松江一带的地方曲艺而在民间流传下来。
  到了清道光二十四年,杭嘉湖道杭州知府朱煌(原平湖县知县)对小说、戏曲、民歌实行高压政策,严禁著作、刻印、市卖、演唱,违犯者轻者则充军,重者杀头,企图永远禁绝。同治七年江苏巡抚丁日昌饬令上海道立碑永禁戏曲、民歌演唱,对开设戏院、书场自应一律示禁区。曾经盛及一时的花鼓戏、说因果,在各地都遭到官府和乡吏的歧视和扼杀,逼得艺人走投无路,濒临绝境。从业人员迫于一计,从此转入乡村,到农家小茶馆和立白地演出,民间戏曲无法得到发展,艺人文化素质日趋低下,致使艺术水平日渐有退无进。至辛亥革命时,保留的长篇曲本仅存《天宝图》《三侠五义》《四香缘》等40余个,开篇《彭阿培拔翎手》《吕太爷上匾》《东乡十景》等10余篇。直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前,说因果艺人没有固定的书场,都是以单个流散在平湖和松江等地乡村,在小茶馆或立白地演唱,靠听众随意施舍来糊口。也有少数艺人在每年春、秋两季唱"社书",由各村坊社主包场,作祀神后的馀兴娱乐,酬金稍丰,故艺人们的生活十分清苦。
  建国后,受到人民政府的关怀和重视,由平湖县人民文化馆将流散的艺人组织起来,先后于1950年8月和次年春举办二次艺人讲习班,有42人参加,将"说因果"改名"农民书",艺人进入城郊和乡镇茶馆,有了固定演出场所。10月,成立"平湖县农民书改进协会",会员36人。1953年3月成立"平湖县农民书艺人联合会"1956年11月,进行艺人登记,发"演出证",改名"钹子书",并成立"平湖县曲艺协会",会员51人,实行集体管理,分散演出,交纳会费,收入归己。1958年10月组建"平湖县曲艺团",团员15人,实行"集体经营,分散演出",收入交公,领取月薪,其余转为半职业艺人或转业务农。
演出的曲艺形式有单片和锣鼓两种:
  单片,即钹子书,演出形式简便:一只钹子,一根竹签,一把折扇,一块静木,无其它伴奏乐器。演出都为单档,1962年后始有女徒登台。1958年12月,港中公社文工团将钹子书曲调进行改革,分男女、快慢等板式,以体现剧中人物性格;配上鼓板、二胡、月琴、琵琶、三弦、笛子等乐器,由一人发展为多角同台演出。自编《第二次上战场》,参加县业余文艺会演,获得一致赞扬。1960年1月,钹子小戏《母女争先》参加嘉兴专区戏剧会演,被评为"优秀节目",并参加专区春节慰问团到各县巡回演出,先后尚有城北、新埭、新仓、全塘等10个公社文工团试演钹子戏。1961年,港中文工团被迫解散,"戏改"就此中断。这次尝试为以后的曲调改革打下了良好基础。
  锣鼓,演唱者左手执小铴锣,右手在胸前挟一小扁鼓,边敲边唱,也"铴铴书"。据初探,起源于商周时期的"封土立社,以祈福报功"的"社日祭神",主持这一祭礼的是"太保"(官名,古代三公之一,位次太傅)。平湖和松江地区每年春秋两季都有按时结社,举行祭神仪式,相传,这是古代历史的沿袭,故又称"太保书"。艺人也叫"太保先生"。

平湖如此多娇

  这次的旅行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我的心却牵系在了美丽的九龙山、精深的博物馆和那威严的古炮台,情也播洒在了明媚的东湖畔、淳朴的民俗馆和那旷远的沙滩边。同时,我更赞叹茉织华的管理精严、技术争先,神往金平湖那美好的明天……
还是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特别向往平湖,那是受我父亲的影响。因为父亲经常出差去平湖,而每次回来时总会带回好多平湖的特产,像甜甜的大西瓜、玲珑可爱的辣椒糖,更有那余味无穷的糟蛋。所以,只有四、五岁的我就在脑海里描绘了一幅很美的图画:在很远很远的东方,在一直靠近海的地方,有一个宁静明澈的大湖,那就是平湖,生活在那儿的人们一定很聪明、很勤劳,他们的生活一定很幸福、很甜蜜……那时候,大西瓜、辣椒糖就成了我向伙伴炫耀的资本,去平湖看看也就成了我的一个美丽梦想。
也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吧,1998年的夏天,我顺利考上了平湖师范,仿佛就在瞬间,我和平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对于平湖也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游览了古老、庄严的莫氏庄园,登上了苍凉、斑驳的报本塔,于是在对于平湖的认识中又融入了一丝凝重……
  但是很遗憾,三年多来对于平湖的感觉竟然不能胜过今天一天旅游所带来的震撼,其中许多的体验都是我以前所未曾有过的。
当我驻足于海红亭,眺望远方的海岸线时,我为我们祖国的灿烂文化而感到自豪。《红楼梦》从这里出海,漂洋过海去了日本,这是平湖的骄傲!这块地方就成了历史的见证,也必将吸引更多的游客从四面八方赶来,感受历史带给我们的一丝古朴与亲切的信息,感受人类文化的博大精深与源远流长……亭子虽历经岁月的沧桑已显得有些黯然,但历史却是辉煌不朽的。在我的脑海中,这样的记忆会历久弥新。
  当我抚摸着古炮台的斑斑锈迹,聆听海风的轻轻细诉时,我的心竟有一丝隐隐的痛。我仿佛听到了倭寇那野兽般的嘶吼声,枪炮那冷漠无情的叫嚣声,还有无辜百姓的愤怒控诉声……声声血、声声泪交织在我心头,却让我找到了悲痛之中的那股子坚强,而事实也证明了这样的坚强铸就了平湖今日的繁荣。只有古炮台还默默地伫立在那儿,以无言的诉说向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展示这一段悲凉的血泪史以及顽强的崛起史……
  当我漫步于布置一新的民俗风情馆,感受扑鼻而来的乡土气息时,我深深地陶醉了,这里是历史的掠影、浓缩的精华;所摆设的物品也不只是冷血的展览品,他们都是有灵性的,会和我交流,告诉我这是勤劳的平湖人民的智慧结晶,是无数年来历史文化的积淀。在他们之前,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也觉得应该去补充小时候所描绘的那幅画面了,可我不禁又要问自己:平湖有那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我这幅画能有画完的那一天吗?所以--
  当我留连于藏品丰富的博物馆,我衷心为之感叹;
  当我徘徊在波光粼粼的东湖畔,我整个为之迷醉;
  当我奔跑在一望无际的大海边,我全身为之振奋;
  当我……
  我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平湖人,但我愿意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平湖人,在这儿求学已将近四年,每次回家,邻居总喜欢这么说:"哟!我们的平湖人回来了!"而每每在那时,我的心里竟有几分自豪的感觉,且总会不失时机地向他们宣传平湖……所以,我也非常珍惜这次游平湖的机会,它让我领略了平湖的秀丽风光,了解了平湖的悠久历史……
  同时,我也觉得这样的活动十分有意义,它不仅能充分发掘出平湖众多的旅游资源,而且还可以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游览平湖、深入了解平湖。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一定要让我家乡的人们也都来平湖看看,我想到那时候我或许也能成为他们的称职导游了……
平湖是我的第二故乡,经历了今天,也就不枉费在这儿住了那么多年了,但若要再进一步靠近她、了解她,那还需要有更多的时间。  今天,我的脚步匆匆、太匆匆了,仿佛刚刚来到又马上乘风而去一样;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一定要抓住更多的机会,让停留的时间长一些、更长一些……
  静静的湖,翻腾的海,美丽的山;威严的炮台,先进的工厂,旷远的沙滩……我不禁从心底里发出感叹:"平湖真美!"俯视自身,肩头的责任也似乎更重了……而我留在沙滩上的字迹,此时也早已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上。
江山如此多娇,平湖如此多娇!